返回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

潮新闻 | 激荡20年丨从做“大”到做“强”,中国动力电池第一股的“俊鸟”修炼手册

发布时间:8/4/2023 11:12:00 AM  阅读数:3672

2023年是“八八战略”实施20周年。20年来,浙江大地发生了全方位变化,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。在这一进程中,浙商是“八八战略”的忠实践行者,他们在“八八战略”的指引下走出了一条破壁进取、勇毅前行的光辉之路。本次由浙商发展研究院(浙商智库)和《浙商》杂志社联合推出的特辑,选取21家有一定代表性的企业作为实践样本,以期解读这些企业在“八八战略”指引下的发展之路。这是第9篇《从做“大”到做“强”,中国动力电池第一股的“俊鸟”修炼手册》。

20.jpg

“你的企业不错,我们要加快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,就是要让吃得少、产蛋多、飞得高的‘俊鸟’引领浙江经济。”

“困难是暂时的,转型升级这条路一定要坚定地走下去。”

……

时隔近20年,回想起昔日车间里的谆谆嘱托,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仍不改内心澎湃。他坦言,那是自己第一次听到“俊鸟”的说法,“刚开始还没理解是什么意思。”回过味来,才品到这一妙喻的宝贵,“转型阵痛期,能得到这样的肯定与打气,非常振奋。”

7042a9389bf71c5911d8c83c026700d.png

“俊鸟”先飞

天能的故事,还要从湖州市长兴县煤山镇说起。

这座小镇,似乎生来就与能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20世纪70年代,煤山镇曾是浙江最大的煤矿产地,但这里地处偏僻,交通不便,特别是农村依然贫穷落后。穷则思变,1986年,张天任所在的楼下村瞄准矿灯蓄电池的商机,建起煤山第一蓄电池厂。然而,这一工厂并未给村里带来预期的产出,反而因经营不善负债累累,濒临倒闭。

为了不让乡亲们的血汗钱打水漂,1988年,26岁的张天任用积攒的7000元与借来的5000元盘下这座负债10万元的小厂。

“走遍千山万水、说尽千言万语、想尽千方百计、吃尽千辛万苦”。那时还没有人总结“四千精神”,可这似乎是浙商的本能。仅仅一年,工厂业绩就扭亏为盈,营收超20万元;十年磨一剑,因将拳头产品电池极板做到极致,天能在业内甚至有了“华东极板王”之称。

乘着电动自行车兴起的东风,20世纪90年代末,张天任重金聘专家、谋转型,率先研发出动力电池,逐渐成为长兴的明星企业。紧随其后,铅蓄电池迎来爆发式增长,单是小小的长兴县内,就如雨后春笋般涌出近200家相关企业。

“2001年,我们的年营收第一次破亿。2003年,这个数字已经接近6亿元。”没有人不为这惊人的增速而欣喜,但张天任心里却有隐忧。他看到,一方面,行业内“低小散乱”企业众多,竞争愈演愈烈,价格战苗头初现;另一方面,粗放的生产模式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已不容忽视。“这种高景气度不可能持续。企业要可持续发展,转型是必答题。”

说来容易,做来却难。一边是“一个电池净赚15元”的高利润,一边是投资人的质疑,转型阻力重重。

“转型期,生产受到影响,员工也不稳定,部分环保设备刚装上去用了一年,成本还没收回来,就要按照新的排放标准升级。”张天任坦言,壮士断腕实在是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,“要让股东会统一思想,说明清楚;要舍得花钱、舍得投入;要有技术支撑,对标国际最先进水平进行改造。”

最终,天能关停了两个年产值超千万但不符合发展条件的落后车间,又在投资人的质疑和反对声中斥资8000万元更新设备,投入了新型环保设施。

2003年,长兴县政府也是整治提升动作连连。“提升一批、淘汰一批、转行一批”之后,2005年,长兴县铅蓄电池行业企业仅剩下50家,相较前一年仅余四分之一;2011年第二轮整治后,企业数量只剩下10来家。企业数量减少,绿色和科技的含量提升,发展质态越来越好。长兴县的铅蓄电池产业,在全国占比超过85%,被誉为“中国动力电池产业之都”。

率先以自我革新方式实现腾笼换“俊鸟”的天能却不再为此担忧。“那时,我们已经打通上下游,实现从电动自行车电池到电机、控制器、充电器四大件全覆盖,并延伸向电动自行车整机生产。”张天任说。

做大Or做强?天能全选

掌握了转型升级的方法论,天能在发展中不断精进。2005年,产值突破10亿元大关;2007年,天能集团旗下公司天能动力在香港主板上市,成为中国动力电池第一股;2015年,销售收入突破700亿元;2021年,天能股份在上交所科创板挂牌上市,成为行业内首家拥有“A+H”双上市品牌的公司,也稳居中国新能源动力电池领域的第一方阵;2022年,年营收达到2019.21亿元,相较20年前,实现了超336.5倍的增长。

在与《浙商》杂志记者的对话中,张天任特别列出了一组对比数据:“2008年,我们在江苏有一个生产基地,8000名工人一天能做9万个电池;但现在,我们3000名工人一天能做26万个电池。”效率之提升不言而喻。

“不过,我认为,评价企业的发展,‘大’未必就等于好,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‘大而强’。”在张天任看来,“大”可以企业规模为标准,亦可以年营收、市场占有率等数据为标准;而“强”则更看重企业的核心技术水平。

这些年,天能努力的方向,既是年营收数据的节节攀升,更是核心竞争力的日增月盛。

以天能最早的当家产品铅蓄电池为例,其优点是放电时电动势能稳定,但缺点是比能量(单位重量所蓄电能)小。经过20年深耕,天能在这方面突破不小,“最早,铅蓄电池的比能量只有30W·h/kg,但现在已经能够达到60W·h/kg,相当于翻了一番。这是很了不起的进步,如果未来20年能够再翻一番,那它的市场空间依然会存在。”

“最大的自豪”

在张天任的讲述里,从做“大”到做“强”,天能在过往20年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21世纪初其提出的“绿色化发展”总目标从未改变。

“当时想,一要实现电池本身的绿色化,二要实现制造过程的清洁化,三要实现回收再利用的无害化。20年来,我们始终沿着这一方向奔跑,实践证明,我们的方向是正确的,这也是我最大的自豪。”

如今,昔日的想法一一落地生根。

2012年,位于长兴县城西南26公里处的天能循环经济产业园投入使用,这是迄今为止全国最大的再生铅生产基地,年处理废旧电池30万吨,约占全省总量的六成。从再生铅到多硫酸钠,再到聚丙烯塑料,全部都可用于生产制造新电池,拆解、回收几乎零排放,废水处理后直接用来浇花、养鱼。

据张天任透露,其回收利用率可以达到惊人的99%,“只要规模足够大,这就是一座城市矿山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如今,天能已在安徽太和、江苏沭阳等4地建起类似的循环经济产业园,并在20余个省份建设了规范有效的回收体系,年处理废旧铅蓄电池能力超95万吨。

加固“主航道”的同时,天能集团也在不断拓展新赛道,在储能、氢能赛道持续发力。今年7月,天能成立储能事业部,并为其举办出征大会,在这场大会上,储能系统被提到与动力电池同等高度。“这一次,我们将所有涉及储能业务的公司都归集到储能事业部,实现财务、技术、销售、人事、监管等的统一。我们希望利用多年来积累的优势,挺进储能产业。”

如今,从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到“30·60”碳目标,从“风光无限”的新能源产业到蓄势起飞的储能产业……未来趋势愈来愈清晰,之于擅长转型创新的“俊鸟”天能而言,技能点满,方向正确,这条绿色化发展之路显然还能长长久久地走下去。

浙商心语

张天任 天能集团董事长

5b171335f39330e1cf21c9ee33616e6.jpg

张天任 天能集团董事长

“八八战略”对企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指导意义。其中提出“大力推动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”,让我印象尤为深刻,相当于给浙江民营经济发展吃了定心丸、打了强心针。2022年,浙江全省经济总量达到7.77万亿元,而浙江人经济总量更是一个不可估量的数字。我也期待,未来,浙江民营经济能够再启一个高水平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时期。

此外,“八八战略”也提到要进一步发挥浙江的生态优势,打造“绿色浙江”。这与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是一脉相承的。天能的发展便是沿着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所指引的路径,我们既要“绿水青山”的良好生态,也要“金山银山”的共同富裕。以天能结对共建的新川村为例,2022年,新川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15万元,并涌现出800多个“百万元户”、40多个“千万元户”。

学者论道

郭占恒 浙商发展研究院副院长、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

0aa79f22de80f9c71608b10e49ee841.png

郭占恒 浙商发展研究院副院长、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

“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”20年来,天能由长兴县近200家铅蓄电池企业中的一员,在“腾笼换鸟”“凤凰涅槃”的转型升级中,实现了“浴火重生”、华丽转身,由原先高耗能、高排放的重点监控对象,蝶变为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企业,智能化、绿色化水平比肩国际一流。如今的天能,从铅电扩展到锂电、氢电、钠电等,以及动力、储能、工业备用等系统解决方案,在7个省份建设了16个生产基地,“中国企业500强”排名逐年提升,相较20年前,年营收实现了超336.5倍的增长。更重要的是,天能创造了3万余个就业岗位,产业链上创造了100多万个就业机会,还带动了新川村3000余村民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。

20年来,天能走出了一条“民营、绿色、循环、共富”的发展之路,生动诠释了“八八战略”是为浙江谋新发展的战略、是为浙江人民谋幸福的战略、也是推动民营经济实现新飞跃的战略。

 

责任编辑: 徐燕娜

 

阅读原文:潮新闻 | 激荡20年丨从做“大”到做“强”,中国动力电池第一股的“俊鸟”修炼手册